床前明月光
雪走了
散文  2018年01月28日  阅读:114

雪走了,

走得无情无义,

走得悄无声息。

本来,我和雪约好了,

让雪每年都到江南来看看大家。

可是,该死的温室效应,

该死的气候变暖,

让雪姑娘怕了南方,尤其是江南。

雪也是有心的啊,雪怕落下来以后心就碎了。

想雪,盼雪,可是雪走了,

没有打一个招呼便走了,

告别了江头垂钓的老翁,

告别了风雪夜归的芙蓉山主人。

告别了小时候玩惯了积雪的当代老顽童。

更不理会那些未知世事的娃娃。

本来,我们是约好了的。

我们不但哟要看雪,赏雪,

而且要搭雪人。

可是,雪走了,带走了我们所有的希冀和盼望。